一只只会咕咕咕的纺纺子

大家可以叫我纺
杂食动物
基本没有讨厌的cp
如果戳到雷点什么的真是抱歉了哈

坑的话,一辈子不会填吧
目前想要写写沙雕段子

段子

设定是金和紫堂幻是同桌,类似互相暗恋?


英语课上到一半,屏幕上上PPT放映的东西不听地切换着,黑色字体的英文和中文放在一起,其余的地方是奇怪诡异的空白,只让人觉得头晕脑胀。周围大多是专心记着笔记的,只在老师说话时候才停下来。


除了教室风扇的声音再没有其他声音了。


突然从书中瞥到一处感兴趣的地方。


“You are belong to me.”跟旁边专注地盯着屏幕的紫堂幻说了这样一句,那边的人似乎是才回过神,“金,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被刚才的诡异的话惊到,羞得扭开了头。


“语法用错了啊。”紫堂幻嘴角微微上扬,眼里尽是暖意,“I fell in love with you at first sight.”


是源于上课同桌尬撩我的灵感hhh


【all金】Breeding3

一个从天上掉下来的礼物盒,不偏不倚地掉落在安迷修前边。

  

用好看的缎带修饰着,不像是想要废弃的东西,刚才天上有飞船经过吗?安迷修这么想着。如果把这东西自己带回去可是会违反骑士道的吧。

  

“裁判球,刚才从天上掉落的,我想还是交给你们处理好了。”赛场上几乎遍地是裁判球,寻找他们不需要花费多少时间。

  

裁判球拿着那个礼盒没多久又再跑回来,“这是大赛给予参与者的特殊奖励,请参赛者妥善保管。”

  

虽然是拿走了这个礼盒,但安迷修还是觉得这礼盒里也放不了什么东西,即使这个礼盒并不小,但它太轻了。该不会是张卡片写些祝福语之类的吧?但也包装得太隆重了吧?

  

待裁判球离开后,安迷修才打开了盒子,盒子看上去不像有什么机关的样子,大赛也不至于拿礼物来戏弄人吧?

  

礼盒很轻易地就被打开,里面的东西以一种出乎意料的方式出现了,准确来说,他是直接冲出来的,以至于他直接撞上了安迷修。

  

毫无防备地,直接被撞上了,这并不好受,特别是还被撞上了鼻梁,“呲”,安迷修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流下了生理性眼泪。

  

“咿呀咿呀”,不知道谁在身旁发出奇怪的声音,连着发出带着抱怨感觉的喘息声。

  

这是…什么?那个背后一对大翅膀的家伙背对着他。其实这翅膀算不上大,只是相比较那个家伙就觉得大小有点不对。翅膀轻轻扇动着,带着一小点的“扑哧扑哧”的声响。

  

盒子中堆满了白色羽毛,小羽绒零零散散地飘在空中,大概是刚才的“意外”导致的?

  

大赛的特殊礼物竟然是活物?在拆开礼盒前完全没有这样的想法,毕竟它太轻了,如果里面是这样一种东西的话,那真是,轻的不可思议。

  

还处于大赛奖励特殊性的惊讶中,那个小家伙转过头来让安迷修陷入更大程度的震惊和怀疑。大赛竟然还奖励参赛者参赛者???

  

“呀?”那家伙用翅膀轻轻拍打着安迷修。

  

“金,你是不是违反大赛的什么规矩了?”用手轻轻揉着那家伙的头发,和想象中的手感一样,很舒服。

  

“呀?”重复着刚才一样的音调,两人都沉默着,大眼瞪小眼。沉默了一会,金开始神情诡异地到处乱飞,像是焦虑地思考着什么。毫无章法的飞行,加上正在思考没有看清前面有什么,直接撞上了安迷修。

  

在短短十几分钟内就撞到两次,也不知道该说是马虎还是倒霉,或许该说是两者都有。

  

“哇呜!”小小地惊呼了一声,似乎被这一撞提醒了什么,一边用手揉着鼻子一边指着别去咿呀咿呀地大声叫嚷着。

  

顺着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原先他窜出来的那个盒子就倒在哪里,因为羽毛四散的关系显得有些凌乱,盒子的表皮因为掉落而被划伤,并不是很美观。

  

小家伙没法说话,只是“咿咿呀呀”地叫着和比划着什么,约莫二十分钟左右,安迷修才了解他想要表达的内容。

  

“要我帮你重新弄好这个?”

  

小家伙小声地“哼”了一声,看起来有些生气地瞪着他。

  

“这是你住的地方吧?真不好意思。”安迷修看着那个小小的盒子表情诡异地皱了皱眉头,“我会尽量帮你修好的…可能吧…”

  

小家伙飞到盒子那边,用力把它翻过来,盒子的后面被地上的泥土弄的有些脏兮兮。他盯了很久,最后的神情表现得有些气馁,他飞到安迷修面前,又比划了一阵。

  

“不用修好了吗……总之在找到新去处之前,先和我一起住着吧?”

  

小家伙有些赌气地坐在安迷修肩上提着腿,很快就安静下来。

  

“是累了吧。”他伏在安迷修的手心上,“如果不闹腾的话还真像是个天使呢,金…”


是想要做手术的半途而废产物
hhhhhhhhhhhh
感觉好蠢啊hhhhh

不过是在手机重新发布就把合集弄掉了。。。
迷茫。。。

【all金】爱心可视

设定是现代,金和格瑞住在一起。
这篇文本来是想写金被爱心埋起来这种诡异的操作的,写到一半不知道在想什么就变得奇怪了。。。
这篇的名字时随便起的。槽点很多,巨ooc,是篇沙雕文。
  
一个早晨,一个十分普通的早晨,如果金没有那么快起床,他一定会这么想的。今天和往常一样都是个平凡的日子。
  
打开卧室的门,就看见奇怪的粉红色物体从这边延伸到那边,也没有多少,只是一开门看见粉色的东西

确实奇怪,屋子里一般不会摆这种东西,两个男生住的地方干嘛要放这种。
  
什么呀?格瑞买了新的装饰品回来?他还喜欢这种东西?粉红色的小巧的玩意,金用手拿起一个摆弄着,是塑料做的爱心吗?虽然很可爱但是放那么多也太膈应人了吧。
  
“金,早餐在桌子上。”
  
“嗯,来了。”因为金对于料理这件事毫无天赋,再加上马马虎虎总是会把手割伤之类的,格瑞也没让他再进行尝试,总而总之,烹饪这件重大事件就算是交由格瑞处理了。偶尔金会帮格瑞打打下手,不过也只是偶尔罢了。
  
格瑞的手艺真的是不错的,但是当金发现那粉红色的爱心是从哪冒出来的之后,他有点下不了口。
  
爱心从格瑞的身上无规则地蹦出来,很喜感,又很诡异。它们有一些蹦到米饭的上面,不是一直停留着,而是过一会就不见了,像是被热度融化了一样。
  
真的能吃吗?金拿起筷子插到饭里搅了几下。
  
“不舒服?”格瑞尝了几口,确定这饭确实没有异味后询问道。
  
“啊哈哈,没有啊。就是在想一些事情。”金神情诡异地看着爱心还在继续冒出来。心里有些迷茫,这些东西是什么原理?
  
金夹起一个又蹦进饭里的爱心,还没消散掉的。居然感觉有点好吃?外面的壳是脆的,里面是还有些温度的,甜的。外表是有点酥酥的感觉。这么想着,金看向格瑞的眼神越发诡异,顺带还吞了几口口水。
  
对于这件奇怪的事情毫无头绪,金很快就放弃思考,也许明天就恢复了。迅速解决掉早饭,看着格瑞身上掉下来的爱心,他一脸复杂地捂住了眼睛。
  
完了,好像有点上瘾,早知道就不吃那么多了。
  
金诡异的举动让格瑞有些担心,即便金的某些行为经常是没有逻辑性的。
  
“要牛奶吗?”头上似乎被搭上了什么,抬起头看到格瑞,“不舒服就早点休息。”
  
“啊。”金看着牛奶愣了一会,站起身抱住格瑞,“格瑞你真的好贴心啊!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太好了!!”
  
“啧。”格瑞有些嫌弃地推开金,小声地嘟囔着,“如果能注意到就好了。”
    
“你在说什么?”
  
“没有。你有其他事再叫我吧。”
  
“啊。干什么呀!”金拿着牛奶坐在椅子上踢着腿,“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感觉他好像心情不好呢?”
  
手机发出提醒的声音,上面是某人发来的一条信息,“金,在上次的地方见面,你记得别迟到。”
  
时间还很充裕,应该能再去外面逛逛吧。金这么想着,收拾好东西也出了门。

圈名纺纺子,随缘更新。可以叫我纺或者F。
什么cp都吃但只产all金。
最喜欢幻金!!!
小学生文笔,写文不经大脑
QQ是3484073732
希望大家陪我聊天!!!
开学一般不更新。
坑超级多!!慎关

【all金】Breeding(2)

1.
这篇是嘉金...
超久以前写的,巨ooc,发出来混混更。

嘉德罗斯收到了一个包裹,一个由裁判球送来的包裹。具体原因是由于嘉德罗斯在比赛期间成绩优异,所以举办方特意送来了礼物。

裁判球已经不知道被扔到哪里去了,看着这个小小分量却意外不轻的包裹,嘉德罗斯把包裹往上抛上去,冷冷吐出一句,“碍事。”
  
“老大老大,这个包裹要怎么办!”雷德接住了包裹,在一旁挥舞着略大的袖子,然后拿着那包裹使劲晃着。
  
“扔了。我们难不成还需要举办方那些玩意。”嘉德罗斯往后瞥了一眼然后准备离开。
  
窸窸窣窣的诡异声音从里面传出来,“里面有声音。”祖玛提醒了一句,她拿起包裹仔细端详了一会,看向嘉德罗斯的方向,“拆开来看看吗?”
  
“拆吧。”没有丝毫顾虑和犹豫,抱着一种随意的态度靠在一旁的树边。
  
箱子拆开后又被一层塑料包裹着,塑料不知怎么破开了,尽是抓挠的痕迹,露出一些白色的绒毛。
  
眼前闪过一个黄色的身影,不知是从何处扑上去像是要进行攻击。嘉德罗斯朝那个方向看去,那身影又迅速抛开了。
  
“老大!要拿他怎么办?”雷德用食指和拇指把那家伙轻易地提起来。
  
黄色的毛发上是两只虽然小却十分显眼的橙色猫耳,后面的橙色尾巴也不停摇晃着,并且剧烈地挣扎着,只不过没什么实际效果。
  
“渣渣?”嘉德罗斯从雷德那接过金。金在嘉德罗斯手上终于没敢再有什么动作,“先留着吧。反正他也干不了什么。”
  
在第二天,金的动作便变得有些肆无忌惮了,一开始是安稳地坐在嘉德罗斯肩头,然后跳上雷德的头上,最后终于在祖玛的头上停下,把爪子轻轻放在祖玛的头上,悠哉悠哉地舔了舔自己的爪子。
  
祖玛对这件事倒是觉得无所谓,只是背后的视线实在是慎人的很,最后还是在嘉德罗斯的肩上好好坐着。
  
嘉德罗斯的样子看上去算不上心情好的,小声嘟囔着,“明明是个没有实力的渣渣。”
  
金坐在嘉德罗斯肩上,自然是很清楚地听见了。他咬住嘉德罗斯的耳朵,只不过并没有用多大力气,只留下一排小小的牙印。转过头就能看见他耀武扬威的得意模样。
  
日子平淡无奇地过着。有这么一天早上,或许说是凌晨更为准确些,天还不能算是着。找不见那个小家伙了。这样的结果像是早有预料到一般,早该这样了吧。心中莫名升起一股怅然。
  
嘉德罗斯忍住想要去找那小家伙的冲动,呆坐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喵!”那个家伙回来了,拖着一条鱼神气地哼一声,他浑身湿漉漉,大概是因为那条鱼。
  
嘉德罗斯轻轻捏住了他的耳朵,轻笑着,“真是…奇怪,或许我该去见见他。”
  
猫金:脊椎尾部长着一条黄色尾巴,头上有黄色的猫耳,很爱干净,有很准的知觉,会在喜欢的人上蹭来蹭去宣告主权。喜欢的食物是鱼。技能是抓鱼。即使迷路也能很快找回来。

【幻金】我的手机有毒吧?

金对他的手机一直是有有意见的,因为他的手机没法下载部分软件,没法浏览部分网页,不过倒是一直没换新手机。
  
毕竟用惯了这种型号,店里也没有这样的型号了,也就继续拿着用了。
  
手机店铺去了几次,依旧没能查出手机到底是怎么了,但其余方面还真没什么问题。
  
在某一次偶然了解到贴吧的情况下,他在里面发了一个求助帖,虽然感觉好像没什么用。因为里面大多是一些调侃式的话。
  
暗自叹了口气,有些难过地趴在桌子上,“喂,你不继续打吗?”手机上的屏幕还亮着,上面的游戏界面表明这个游戏还没结束。不打会输掉的吧。抱着这样的心态,旁边的朋友好心地提醒了一句。
  
“这游戏不是能自动挂机的吗?”
  
“不能吧。”那人犹犹豫豫地开了口,看到手机上的游戏人物确实是自己动了起来,表情活像是见了鬼似的。
  
“你玩的游戏不是这样的?”金疑惑地盯着那个开口说话的人,眼睛里满是诧异。
  
“呃…这游戏没有自动挂机着选项。”
  
“但是那…”手指到桌面上的手机拿,那个不知道被谁操控着的游戏角色走了几步,停了下来,不久后屏幕上浮现了“game over”一行字。
  
“唔…卡到了?”
  
“大概…吧…”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半天没说话,“我还是去问一下手机店吧。”
  
“嗯。”
 
金又在贴吧上发了一段文字说了方才遇到的奇怪情况,又跟那些人解释了一番,终于看到了一个说出方法的人,虽然这方法好像不太可行?答谢了一句便开始思考要这么聊起了。
  
“喂,你听得见我说话吗?”金用手触碰几下手机屏幕,屏幕依旧亮着,没什么反应,“如果你在的话就陪我说说话?打个商量,以后能不能让人正常的下载软件和浏览网页。”
  
先看到屏幕上出现了奇怪的色彩,然后什么紫色的东西好像要钻出来似的,确实是钻出来了,紫红色头发穿戴整齐的一个小人儿。
  
金从桌子上拿起一支笔,戳了几下,那小人像是站不稳似的晃了几下,四处张望了一会,看向金,“你好,我叫紫堂幻。”
  
“你好小。”发觉到紫堂幻并不包含危险成分,用手比划了几下,说道。
  
“因为人类喜欢这种样子吧?我在查询资料的时候看到过,人类会对可爱的东西放下戒心。”紫堂幻解释着,“而且那些东西广告,所以不能看,会有病毒。”
  
“什么?”紫堂幻一下子转移了主题,让金有些不了解他在讲哪一方面了。
  
“关于软件和网站的。因为要消除病毒的话会有些麻烦。”
  
“没事啦,那些软件啊之类的虽然有广告但是不会有病毒的。”
  
“唔…那我把手机的设置改一下。”紫堂幻说着从手机屏幕上跳下去。
  
金表情怪异地摸了摸手机屏幕,“滴”的一声,按下信息键就看到了紫堂幻的通知。
  
“下次想要下载软件提前跟我说一声吧,我检查一下。最近你应该多运动,多吃菜了,保持健康。”
  
金保持着兴奋的心情又在贴吧上发了几条,信息发出去不久就有人回复了。
  
“他觉得我是女生吗?”耳边响起一个声音,金吓得手一抖,差点将手机摔在地上,看到漂浮在半空的紫堂幻,到时觉得新奇。
  
“是啊。因为小说大概都是这个发展吧。”

又看了一会,金才察觉到他平白无故在贴吧发了一条信息,只是短短的一句话,简明扼要。为了不让别人误会,金又顺带解释了一下。随意找了个理由就下了。

【幻金】我的手机是有毒吧?

是论坛体。

1L  楼主

我的手机有时候我点网站它会自动帮我删除,软件有时候也会自动删除。

2L

哇???这是什么垃圾手机,扔了吧。

3L

这个手机不会是中了什么病毒吧?手机店修理一下?

4L

只有我一个人好奇楼主在看什么网站玩什么软件吗?嘻嘻嘻嘻嘻

5L

ls观点犀利!

6L

2018火爆撩妹手游,骄奢淫逸,画面刺激,裸级宫斗手游 限时活动,高潮迭起

点此下载


7L


8L 楼主

不是啦,只是看某些漫画网站会自动闪退。而且一些很正常的软件也下载不了啦!

9L

要不然楼主拿去手机店修理吧,总比在这里瞎讨论的好。

10L 楼主

去修理过的,再三确认过这手机没问题的!运行速度很快,也不会卡。

11L

侧面炫耀吗?嫉妒了。

12L 楼主

各位!!!我又发现我手机一个奇怪的地方了!!!

13L

求求楼主不要大喘气,一口气说出来不好吗???

14L

感想同ls

15L

lz说的我都开始紧张了?

16L 楼主

我的手机会自动帮我打游戏!

17L

???

18L

???

19L

有点迷茫了,楼主可以仔细说明一下吗?是它三更半夜自己无聊偷偷亮起来打开游戏界面打游戏吗???

20L 楼主

我刚才没说清楚,就是我玩游戏的时候有时候会忘按大招之类的,它会自动帮我按!!!我一直以为那个游戏是自动开大招,而且它每次大招总是刚好能救我!!!我刚才用别人的手机玩了一下才知道原来没有自定开大这种操作的!!!

21L

令人不适,举报了

22L

确定完毕,是开了挂的,举报了

23L

问问楼主是从哪里买来这样的神仙手机!!!

24L

同求!!!

25L 楼主

已经没有买了啦,听说已经绝版了。那个是活动恰巧就送了,店家也没有生产其他了。

26L

lz幸运ex

28L

偷手机警告

29L

综上所诉,虽然lz的手机没法看某些网站,没法下载某些软件,但是是手残患者的福音,可以帮助手残打游戏?

30L

流下了羡慕的眼泪

31L 楼主

所以说关于下载软件这些事要怎么解决啊?

32L

不然lz和他聊聊?深刻地讨论一下它说不定会蹦起来帮你?


33L 楼主

谢谢楼上的建议!!!我去试试

34L

楼主这么纯良的吗???

35L

谴责32L

36L

谴责+1

37L

谴责+2

38L

谴责+3

39L

谴责+10086

40L

抱歉啊啊啊!我没想到楼主是这种人,对不起,真实的内疚了。

41L 楼主

诶?ls刚才讲了什么我的坏话吗???

42L 楼主

我刚才已经和手机讨论好啦!谢谢ls的建议!

43L

???

44L

???

45L

我的眼睛可能出现了问题?

46L

这是什么骚操作???

47L 楼主

它给我发信息了!

48L

这是什么情况???

49L

感觉像看到了很奇幻的场景???

50L

楼主能说一下它说了什么吗?(好奇)

51L 楼主

它说帮我删软件是因为有广告,担心有病毒。下次想要看的话可以提前说一声。它还在关心我运动和饮食,呜呜呜它好贴心!

52L

哇塞???

53L

事情的转折让我没法反应过来???

54L

我觉得lz实在骗我?

55L 楼主

各位!!!!!

56L 楼主

他从手机屏幕里钻出来了!!!

57L

!!!

58L

这个手机成精了???

59L

建国以后不许成精。。。

60L

按照这个剧情发展就是楼主继续奇遇然后发展后宫了???

61L

楼上人才

62L 楼主

我是男生

63L 楼主

抱歉刚刚是他在说话

64L

这么说我刚才是和某种不得了的生物交谈了?

65L 楼主

他好像有点生气了。那么就不聊了。

————
各部分都写的有些杂乱,没表达真正的中心思想,虽然说是幻金。。。。大概会再写一篇相关的

【all金】论一条动态引起的腥风血雨2

不然,打个电话去那里避避难?看着手机上那一串号码犹豫着,最终按下了拨打键。

“喂,紫堂幻?”金缩在巷子里小声地说着话,像个小偷似的猫着。

“金?我还以为你现在应该和你的对象去约会了?”

“你别提这事了,你在家吗?我去你家避一下风头,不然不知道又要发生什么?”

“嗯。你慢点来吧。我收拾一下。”

紫堂幻说出一句稀奇古怪的话便挂掉了。但是起码有地方躲了,紫堂的家离这不算远,走过去应该只要五六分钟吧。虽然说不知道走巷子里会不会迷路。

在巷子里左拐右拐耗了几分钟才真正找到地方要是没有导航估计得再转个几十分钟吧。

脑子里胡思乱想着,于是就只站在门口没进去,门突然“哐”的自己开了。

两个人都愣住了,“哈。”那个抱着箱子看起来有些着急的人先开口了,“真巧…啊…”

“紫堂?”直到对面那人开口,金才反应过来“你怎么搬着个箱子啊?给我看看?”

“不行。”紫堂幻把箱子移开,以免金看到里面的东西,一向温和的紫堂幻做出这样的举动实在是让人惊讶,他自己似乎也有些抱歉,“…先进来吧。”
  
屋子里和往常一样干净,除去必要的生活用品没有其他东西。这让金更加奇怪紫堂幻那个箱子装的是些什么,不过紫堂幻似乎是很抗拒这件事?那就没办法。
  
“呐,紫堂,你知道吗?就因为我昨天发了条动态,今天大家都疯了魔似的针对我。”金气鼓鼓地向紫堂幻诉告着,“明明只是一条动态而已。我都没想到他们居然有关注我。啊!真是超级苦恼的啦。”
  
“其实,我也有点在意吧。”紫堂幻的声音透露着一种奇怪的情绪,“毕竟你…怎么说呢?很受人瞩目吧?多少都有点…好奇吧?对于和你相处的那个人。”
  
“哎!别提这个了!好尬啊!明明是在开玩笑结果好多人都当真了。”金苦恼地挠挠头,“告诉你哈。那个账号是我的小号。”
  
“诶?”这样的情况是紫堂幻没有预料到的。
  
“因为我也想处一处对象了吧。就是玩玩嘛,毕竟这一段时间看到圈里的人都在介绍自己的对象。嗷呜。”金苦恼地叫唤一声,大概是为了宣泄不满的情绪。
  
“嗯…那你介意和我处一段时间吗?”
  
“啊?紫堂你怎么啦?突然这么说?”
  
“感情有时候…是不能控制的。就像我喜欢你一样,金。”紫堂幻说着,声音越来越小。
  
“那…就试试看?”金愣了会,终于开口了,语气带着一种不确定性,然后又恢复成原先那种欢快的调子,“虽然是感觉有点奇怪啦。但是紫堂以后可别嫌弃我啦。”

矢量箭头:

昨天发的动态其实是假的啦!我骗了大家抱歉喽!给大家重新介绍一下,这才是我真正的对象!@斯巴达

————
没有后续啦。很潦草的结局。